赵青蝉轻车熟路的将石门打开,也不管黄裳是否在暗中观察,只是装作惊讶的样子,小心翼翼的举着燃烧的火把走进去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《九阴真经》这本秘籍就摆在明面上的箱子里,它是那样的显眼。

    蝉哥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,便只能好奇的将箱子打开,取出那本防潮、防湿的秘籍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黄裳终于忍不住在洞外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赵青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他死死的握住秘籍,拿着长剑走到洞口处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黄裳看向这名有些谨慎的小家伙,捋着胡子笑道:“你手中的秘籍就是我著成的,你猜我是何人?”

    赵青蝉早已认出他的身份,却忍不住冷笑道:“你是黄裳,我还是独孤求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糟老头子你什么你,黄裳乃是武道大宗师,一身武功修为天下无敌,他不仅是万千女侠的偶像,更为我心中最尊敬的前辈,岂能像你这么不修边幅?”

    赵青蝉一脸不屑的指了指他这副样子,随后又继续说道:“我跟你说哈,黄裳老前辈留下的这本秘籍是我捡到的,你别以为我年纪小,就想忽悠我。”

    黄裳抽了抽嘴,他于老山之中闭关修炼,平常懒得换洗衣服,头发、胡子也不曾有过打理,现在就像野人一样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眼前小辈这番话……

    在理。

    爱听。

    有前途。

    可这小家伙不信自己的身份,黄裳也只能挑挑眉,护体罡气瞬间实质化的出现在体表,又随手一递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版虚幻的掌影呼啸而去,顷刻间便在数十米外的石头上拍出一道掌印。

    赵青蝉神色微变,心中也忍不住吐槽,这份功力已然有点变态了啊,巅峰大宗师啊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摸了摸巨石上的掌印,咽了咽口水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你真是黄裳前辈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还有假?”黄裳表情严肃的负手望天。

    “咳,晚辈见过黄裳前辈,刚才若有无礼之处,还请勿怪。”

    赵青蝉拱手行礼,并连忙将九阴真经送上,不断说道:“晚辈不知道此处乃是前辈闭关潜修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意上山望景,却突遭雷云大雨,便来此处躲避,结果发现山洞内有座石门,就不小心将它破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装模作样的挠了挠头,露出一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黄裳不曾收下那本秘籍,却对他这番话抽了抽嘴,好一个不小心将石门破开,若是其他人也能不小心破开,他今天就被雷劈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道雷光闪过。

    正中洞穴门口。

    两者耳朵都被雷炸声震的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黄裳心中念叨几句老天爷莫怪,也不再瞎想。

    而他对着赵青蝉稍作打量一番,轻声问道:“你师承何人啊?”

    “老夫看你对道藏多为了解,莫非是王重阳那小子的徒子徒孙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我也不是大宋王朝之人,晚辈师承武当掌门张三丰!”

    “张三丰?”黄裳这次真的有点惊讶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他面色微变,断然拉过赵青蝉的胳膊,仔细摸了摸。

    赵青蝉气定神闲,每个高手见到他都喜欢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,现在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。

    黄裳心中突然有点心酸。

    因为,这徒弟他是抢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说早在数十年前,张三丰还喜欢游历江湖的时候,他就和其交过手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,前者便已然成为了武道大宗师,两者也是棋逢对手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张三丰有了道教真人的名号,名声更甚王重阳,其武功境界说不定已经强于自己。

    尤其……

    黄裳刚才查探了一下赵青蝉的体内,就发现其真气具有阴阳两种变化。

    阴阳为何物?

    或者说,阴阳平衡乃

章节目录

我是真的没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韩若莫子聪只为原作者我为谪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为谪仙人并收藏我是真的没修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