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虚道人和赵青蝉聊到深夜,两者刚刚吃过了年夜饭,前者便感知寒意袭来,暗道今夜必然会下一场鹅毛大雪,决定睡个懒觉。gmshuwu.com

    赵青蝉弄不清楚师伯的意思,便早早入睡。

    这年头没手机、没电脑、没虚拟游戏仓,每天还干那么多活,再加上没有内力附身,不早早睡觉的话,肯定会少年脱发啊!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赵青蝉脱发了……

    不,他竟然做了个春梦,险些差点溢出。

    好在他机智多谋,深知破身的坏处,硬生生的拒绝了妹纸的无理请求!

    而他醒来以后,先瞥了眼正在睡懒觉的玉虚道人,随后蹑手蹑脚洗漱一番,一推开门,寒意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赵青蝉眼前一亮,只看外面大雪纷飞、千里冰封。

    藏经阁院内的七颗老槐树上,也早已挂满白霜,蓬松壮观。

    他习惯性的拎着扫把,一脚踏入软绵绵的雪中,很快便跑到第三层的藏经阁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。

    武当群山银装素裹,玉树琼枝,宛如水墨山河,古意盎然。

    “真美。”赵青蝉眺望许久,稍作感叹。

    随后他伸手关上窗户,防止更多的飞雪飘入藏经阁内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赵青蝉动了动耳朵,他不知道何人已经来到了藏经阁,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,脚下无声,气息绵长,俨然是一位高手。

    可这里是武当山,那就不会是外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笑了笑:“就是扫的有点累,满院子的积雪,一天估计都清理不完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转头又道:“而且看今儿这天气,估计还要下上几日,但除夕下雪,肯定是好兆头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赵青蝉终于看清背后之人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他面色微变,立刻躬身作稽:“三代弟子赵青蝉,参见掌门师祖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看到了张三丰,这位自己在武当山待了小一年,也不曾见到的张真人。

    赵青蝉是没见过他,可玉虚道人、同门师兄却大多都会将掌门师祖的样貌告知新入门的弟子,防止某些年少不懂事的小道童,真的冲撞了自家掌门。

    张三丰年岁近百,鹤发童颜,看起來精神矍铄,一身素衣道袍不知穿了多少年,边边角角的位置都起了毛线球,面孔看似有些威严,目光却十分和善。

    赵青蝉抿了抿嘴唇,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张三丰手便握着《南华经》,缓步来到他的身边,将窗户再次支起,风雪又一次袭来,却如同撞到无形的气墙之上,纷纷倒卷而去,形成一幅很有趣的画面。

    赵青蝉津津有味的看着雪景,后者却稍稍打量了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赵青蝉,天资纵横,过目不忘,喜读道藏,心性有些稳重,却又有些跳脱。

    “唔,按照他本人的话来讲,就是脑回路不正常,想到哪里就说哪里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。

    关于赵青蝉的生活习惯,性格、人品,玉虚道人早就将其告知给张三丰了。

    这位武当掌门看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很有趣。

    没有发现一丝羡慕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似乎对于这种超乎常人的手段,并没有太多向往。

    可张三丰不知道的就是,赵青蝉还真没啥像羡慕的,他前世也能轻松做到这一点,今生更不在话下,无非就是想不想修炼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三丰想了想,便出言问道:“认为扫雪很累,那为何不修炼内功,增强体质?”

    “玉虚师祖说过,我们武当派的内功心法,需要对相关道藏有很深的参悟,他还说很多师叔就是早年不曾参悟道藏,如今瓶颈颇多,境界一直上不去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多用两年时间看看道藏,想必以后修炼的时候,也能少了许多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我还小嘛,累点也不防事。”赵青蝉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嗯,想法还不错,可面对成为江湖高手的诱惑,还能坚持不去修炼的却十分少见。”张三丰点点头,轻声询问:“你自认为悟透几本道经了?”

    “请恕

章节目录

我是真的没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韩若莫子聪只为原作者我为谪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为谪仙人并收藏我是真的没修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