蝉哥似乎发现一个大幂幂。

    可惜,他现在只是白银段位的渣渣,没必要真的去深究那件事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江湖里有蜀山派吗?

    有蜀山,还是群山,可无论四大王朝,还是大秦仙朝,其中哪怕有些门派,却不曾有蜀山派。

    这就给他一个建立蜀山派的的机会。

    尤其他还发现一个问题,十分十分严重且变态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道爷我不能接任务,但是我能发布任务啊!!!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不暴漏我原本的那张脸,或者说,我只要隐藏游戏id,那我就是nc,我就能发布任务。”

    赵青蝉摸了摸下巴,忍不住嘀咕一句“那等游戏公测以后,我是真的牛皮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例如我以徐长卿的身份发布人任务,让他们去找赵青蝉的送人头?”

    “我赵青蝉则忽悠一群玩家,去杀徐长卿爆装备?”

    “emmm,超级双面阴阳人?”

    “那么,徐长卿这身份肯定不能轻易割舍。”

    “从此以后,我放出id,那就是张三丰的关门弟子赵青蝉,而我隐藏id换张脸,则是福州徐上仙、徐长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我在多易容几次,我还可以拥有很多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这不就是虚拟游戏里的神秘nc嘛。”

    “gm,实锤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无视孤儿玩家的围堵,带着众人就进入了城内。

    而孙猛等人也是都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赵青蝉则带着卢乘风进了家酒楼,打算胡吃海喝一顿,好好满足小肚几缺少的油水。

    一进入酒楼。

    卢乘风便发现这座酒楼里的江湖人还真不少,三品、二品足有七八个,还各个手持长剑。

    只是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带着川味,还在不停打量他们,搞得好像随时会找麻烦一样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情很激动,十分想动手。

    而赵青蝉则拍了拍他的肩膀“紧张啊?要不先去茅房吃点甜食冷静一下?”

    大护法卢乘风抽了抽嘴,这特么不是习惯了吗?

    尤其,他突然不想吃饭了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他们便听到自己身旁的食客在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那些气势汹汹的家伙都是青城派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一口一个龟儿子,好像是四川哪里来的!”

    “传闻青城派早年也是大门大派,如今有些没落,唯独那掌门余沧海是位中一品的高手,才能坐镇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没道理呀,四川和福州相距甚远,他们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“听说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杀了余沧海之子,青城派是来找福威镖局报仇的,你没听说林府上下已然死了不少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嘶,林府祖上也非同小可,再加上林震南的关系,还有那些镖头,青城派敢如此行事?”

    “那些镖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你们这群瓜娃子乱说什么呢?”某个青城派弟子一拍桌子,拿起长剑站起身警告道。

    两位食客也就半个江湖人,纯属不入流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青城派弟子走过来,顿时就闭上嘴巴,也不在过多言语。

    而赵青蝉则摸着下巴心思着“看来林平之已经干掉了余沧海的假儿子,青城派也秉着报仇的名义来找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在俞家军的半年时间内。

    他曾仔细思索一番青城派的做法,还有关于福威镖局的一些列剧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,

    余沧海可能死了个假儿子,或者死了个不被他看好的儿子、侄子等等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个调戏岳灵珊,又被林平之杀掉的余人彦。

    而‘余人彦’死不死,其实都没关系。

    这就是余沧海要‘报仇’的借口。

    余人彦不死,也有其他姓‘余’的会死,青城派也早晚会动手。

    因为青城派已然到了青黄不接的状况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一代不如一代,诺大的青城派,仅有掌门是位一品高手……

    如果青城派接下来没有位一品高手坐镇,那整座门派都能变成江湖笑柄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余沧海野心不小,甚至还想让青城派重新成为顶级门派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灭掉福威镖局,要夺取辟邪剑谱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至于他为何不夺取福威镖局的财产?”

 &nbs

章节目录

我是真的没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韩若莫子聪只为原作者我为谪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为谪仙人并收藏我是真的没修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