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江湖鱼龙混杂,某个地区同时出现不同的剧情人物,乃至那些人互相还都打过交道,也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而王万武虽是先天宗师,却也早就挂了。

    赵青蝉知道他有个女儿,还曾见过其枪法。

    他刚刚看到此人施展枪法的时候,这才从脑海中找到深藏起来的记忆。

    可他真不知道王万武竟然有一个徒弟。

    “此人若真是王万武的野生徒弟,似乎可以想办法将其收入麾下啊。”赵青蝉眯了眯眼睛,这种不曾出现在任何小说、电视剧里的野生高手,在江湖之中有很多。

    玩家们对于这群家伙没有任何了解,却也能更好的与其勾搭上。

    游戏后期。

    某些足够强的玩家,身旁甚至会跟随一位野生先天宗师,游历江湖的时候那叫一个气派。

    “尤其他年纪轻轻就是上二品的境界,那成为宗师也不是没可能啊。”赵青蝉摸了摸没长毛的下巴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,持枪青年便迅猛无匹的击败了其麾下校尉,诸多江湖武者也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咧嘴一笑,将长枪往地上一扎,还赖着不走了,似乎想多击败几人,在混点银钱。

    俞大猷抽了抽嘴,他是惜才,可军中的规矩不能破,更何况此人击败俞家军的校尉,已然让他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孙玉龙作为他的副将,看出他想说点什么,当即拿出十两银子让持枪青年站一边凉快去。

    俞大猷是穷的屁股拉血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赵青蝉有钱啊,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溜了过去,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我观兄台武功不错,按道理在哪都能混口饭吃,也不会太缺银子,如今家中可有什么难事?”

    “见过徐公子。”持枪青年看到来者眼睛一亮,听到其此番言语,神色又有许多暗淡。

    也是他抱枪拱手道:“在下卢乘风,我其实也没碰到什么难事,就是我早年练武耗费了太多银钱,又因为打架赔了不少钱财,多年下来,积攒了不少债务,有点还不起了,官府现在还要将我家院子收走……”

    赵青蝉摆手笑道:“懂了,可你这身武艺要是加入福州帮、闽江帮,他们应该能轻松帮你解决,怎么心思来这里赚钱?”

    “我爹娘就死在他们的街头混战之中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加入这里两个帮派。”卢乘风眼中闪过一道恨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赵青蝉抽了抽嘴,这哥们还真是直性子,自己问啥他就说啥,难道他没听说过,自己和福州帮、闽江帮的帮主都关系不错吗?

    啧啧。

    怪不得游戏公测以后没此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是死在倭寇手里,就是死在两个帮派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装出一副思索的表情,便缓缓道:“这样吧,我看你一身武艺还算不错,咱们此行平寇,你就给我当个护卫,至于你祖传的院子,我帮你解决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卢乘风面色一变:“那贪官向我要一千两银子,我仅仅给你当一段时间的护卫,这可不行,谁家护卫这么贵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不碍事,一千两银子难道比我的命还贵?”赵青蝉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人命关天,岂能用银子来形容。”卢乘风轻咳一声,他家早年经商,家中还算阔绰。

    可他爹娘死在那场乱战之中,他这个武夫在接受生意以后,不说将家产直接败光,基本上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导致如今的一千两银子,对于卢乘风来说,还真就不少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聊的挺开心。

    俞大猷却有点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你也敢抢?”

    这位人高马大的平蛮将军扫了眼身后诸多校尉,他们击败其他江湖人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对付这位名声大噪的徐长卿应该差了点手段,于是便拍了拍自己副将的肩膀。

    孙玉龙了然,便抽出一杆长枪喝道:“久闻徐公子乃是福州排的上号的江湖高手,还能以二品败一品,你既然想入游侠营,那不如和我孙玉龙比划比划?”

    “???”诸多江湖武者缓缓打出个问号。

    二品败一品。

    没道理呀。

    若是真有这则消息,我们咋不知道?

    赵青蝉抽了抽嘴,他稍稍感受这孙玉龙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下一品?”

    “得了,二品败一品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赵青蝉瞥了眼他身上的铠甲,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孙玉龙也不客气,当即持枪冲来。

    前者看着他披盔戴甲的袭来,剑不出鞘,手上反而带上银丝手套,悍然抓向那杆长枪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是找死。”孙玉龙面色一怒,区区一个下二品的江湖人,在他面前还想空手夺枪,今天不杀此人,也要给他抽断几根肋骨,给他个教训。

    军中武者。

    为校尉,可修炼中乘内功、武学。

    为将者,

章节目录

我是真的没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韩若莫子聪只为原作者我为谪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为谪仙人并收藏我是真的没修仙最新章节